聊聊山冲箐那些事儿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陈树新??时间:2020-06-19?【字体:??

凡到过山冲箐隧道的人除了对隧道的长难而兴叹,还会对沿途成片成片的桉树林记忆颇深。桉树花细小不粉黛,相比其它娇艳的山花,难以惹人注意,但是它却蕴含着美好的花语。每逢3月底4月初,桉树花如约而至,漫天飞舞的花絮提醒着大桥局三公司宜石高速项目的施工人员施工黄金季已来临,同时也祝福着这群“山里人”。他们在这儿已奋战两年有余,发生的故事如同这桉树花一般柔软而温暖,细腻而幸福,滋润着我们的心田。

副经理的操心事儿

“向指挥长报告,工人吃午饭,耗时35分钟。湿喷台车发生故障,维修耽误1小时20分钟……”。每天上午7点,值班技术员会准时在隧道生产专有群里向常务副经理邢春雷汇报前日生产情况。

“一分钟都不准浪费,因为我们耗不起,也没有条件允许我们耗。”邢春雷在早班会上强调时间的重要性,他倍感隧道节点工期压力,更为高效生产操碎了心。

因受疫情影响,隧道节后复工计划被延后,且隧道进口段80%的工人来自湖北,按全国疫情防控要求,工人无法返程。没有工人就无法生产,复工的重担压在邢春雷的身上。他紧急联系隧道负责人,要求全部更换湖北工班。“那段时间电话刚放下又拿起,有些湖北的工班长很能干,通知更换的时候于心不忍,只能挨个表达歉意。还得关注从低风险地区召集工人,正是疫情最严峻时期,很多工人不愿出门务工,我们只能和队长像大海捞针一样一个一个去联系。”邢春雷说。

由于提前谋划,工人数量仅在一周之内达到施工要求,并全部到岗。项目立即严格按照疫情防控方案,对所有到岗工人进行隔离、核酸检测,保证工人生命健康安全。隧道外电子显示屏上“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全力保障隧道复工”等标语就是项目决心打好复工第一仗最好的说明。隧道终于在2月27日实现复工复产,项目成为石林县首批安全复工企业,受到昆明市交运局高度赞扬。

邢春雷在接受属地电视台采访时这样说道:“山冲箐隧道能否按计划贯通影响着整条高速公路建设,受疫情影响,整体进度比计划工期滞后25天左右,但我们有信心把工期抢回来,确保年底实现通车。”针对隧道进度专项管理,项目部制定了奖罚制度,周考核月兑现。邢春雷带队蹲点盯班,技术员全程跟班作业并记录循环时间,当地质偏差较大时,及时做地质素描并交底。有计划有方案有实施,隧道生产稳步推进,邢春雷的信心更足了。

可这个“坚刚工程”哪能被人的意志左右,前一米一切正常,下一米掌子面空气含氧量骤降,温度飙升至40℃,大部分工人出现了头晕、呕吐的现象,连挖掘机工作两小时也自动“罢工”。瞬息万变的施工条件给所有人浇了一盆冷水,工班长纷纷找邢春雷诉苦,一时间士气十分低落。邢春雷看在眼里,听在耳里,难在心里。因为这是国内不良地质长大隧道一项重要难题,目前还没有最佳解决方案。项目只能采用雾炮机、增加局扇、在掌子面放冰块等物理降温措施。为了工人的安全,从洞口到掌子面,邢春雷每天来来回回跑上十几趟,看着这位“暴走”的副经理,工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情绪开始慢慢好转,他们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必须打通隧道再回家!”。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邢春雷一直坚持轻伤不下火线,可这一次,他必须休息了。2019年下半年邢春雷在体检时发现肠胃有糜烂现象,医生嘱咐他按时到医院治疗、观察。迫于隧道工期压力,治疗的事一拖再拖,到了今年5月份,情况愈发严重,他不得已提出了住院治疗的请求。即使在住院,他也要求所有人按部就班,时刻不许松懈。虽身处千里之外的沈阳市医院,通过“遥控指挥”,他对隧道现状也能心中有数。令人震惊的是,仅仅过了10天,邢春雷的身影又出现在山冲箐。

最近,这位一手拿中药杯,一手拿图纸的常务副经理在工友口中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无‘胃’经理”。

老兵的得意事儿

某一天深夜,隧道到了放炮时间段,大家有了短暂的小憩。此时手机铃声响起,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更多的老铁道兵向育华慌忙地擦拭着沾满灰尘的双手,掏出兜里的手机看了一眼,只是视频电话,便按下了挂断键,着急着回拨了正常的通话模式。看着他一脸开心地跟电话那头的女儿絮叨着:“我工作不累,能吃饱能睡好,你放心吧。你们平时工作也要注意戴好口罩……”。周围人很费解,打个视频电话能用几毛钱啊?电话挂断了,老向有点尴尬地咧嘴笑了一下,紧张地搓搓手上残留的灰尘,为自己解围似的说了起来:“我不是不愿和女儿视频电话,我特想看看她,只是工地上灰溜溜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不愿让她看到我这个样子,免得担心。”老向的女儿是一名公务员,在当地创新创业服务中心工作。每每谈到女儿,他比平时显得更加健谈,有说不完的自豪和得意。

项目有8名老铁道兵,其中4名和向育华一样,从项目上场伊始就“钉”在了山冲箐。他们坚守军人本色,在职业生涯最后阶段依然满怀激情,任劳任怨,继续散播着光与热。

老兵黄发全性子直,平时幽默风趣,脸上总挂着笑容。他最爱讲自己当兵、打隧道的事,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与老黄深入交谈时,才知他的乐观多么不易。老黄参与建设过大大小小10余所隧道,总长不超过40公里,他却“走”了40年。这40年,老黄不是在隧道里,就是在隧道的路上,隧道成了他另外的“老伴儿”。

老黄现在是隧道的一名材料员,专职炸药发放。看管炸药,安全风险高、压力大,老黄24小时在岗,陪伴他度过漫漫长夜的只有一条大狼狗和一个扩音喇叭。工作十分枯燥,可老黄未曾出现过一次懈怠,也没有丁点儿怨言。

“风枪手、机械操作手、安全员、材料员,你最得意哪一个岗位?”

“其实这没有对比可言,我就是一个战士,领导让我干啥就干啥。要说最得意的事就是参了军、入了伍,在老兵座谈会上给青年们讲故事是我最有面的事。”老黄笑着说。

“放炮了!放炮了!注意了!注意了!”深邃的洞里传来老黄的回音,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听着冲锋号前进的年轻少年。

4月上旬,项目开展了一次领导班子与职工谈心谈话活动。在整理谈话笔记时,发现几位老铁道兵如出一辙地谈到:“对项目十分满意,能在退休之前有一份工作很知足。”简单的一句话饱含着几位老兵对企业的浓浓深情,他们是山冲箐的宝贵财富,有他们坚守,隧道建设更“稳”、更“踏实”。

新学员的烦心事儿

秦栋去年毕业就到了公司,担任技术员。今年3月,来到了山冲箐。在踏入工作岗位之前他的生活轨迹都在城市里,从未接触过山冲箐这么偏僻的地方。天擦黑以后,走出营区,除了天上稀疏的星光和山脚下村镇模糊的灯光,说伸手不见五指一点也不夸张这对于习惯了城市生活的小来说,确实有点不适应。

第一次进入黑漆漆凉飕飕的隧道,小秦就倒抽了一口气,他壮着胆子小心翼翼跟着老师傅朝前挪进到掌子面。不过,环境的恶劣相比隧道落石对他造成的困扰来说,都不算什么。有一次,小秦正在现场指导,一块大约10公斤的石头毫无征兆地正中他的脑袋。“头部只感觉猛地有力拽动一下,哐一声,自己顺势摔倒在地,回头一看,一块石头就落在我的脚边。同事一边喊一边朝我这里跑,我以为我真出事了。不过幸好戴了安全帽,我没有受伤。”小秦说。

当天晚上,小秦在朋友圈中写到:“看来落石与我有缘。”小秦的父母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向小秦刨根问底了解了事情经过。“母亲在电话里哭着叫我辞职,我不知道怎么办。”小秦内疚地说。这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让小秦在挺长一段时间里进入隧道都心有余悸,每次进洞前他都要做好全副武装和超强的心理预设。家庭意见和心理压力成了小秦最烦心的事。

同事们看出了小秦的心理变化,纷纷给他加油鼓劲。项目总工赵振玉提出让小秦从事洞外技术管理工作,可遭到了小秦拒绝。

作为技术员,小秦知道自己必须进入隧道才能准确掌握现场情况和详细参数,进行现场指导,如果因为害怕就选择逃避,以后永远不知道危险源在哪里,无法得到成长。小秦咬咬牙,又一次穿上反光背心,拿上手电筒,抄上安全帽,跑到了掌子面。

最近小秦的朋友圈更新了:“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小秦的父母最终支持了他,评论着:“注意安全,你是最棒的。”

不过,这个勇敢的大男孩又多了一个烦恼。小秦在项目“2019届优秀学员”评比活动中荣获第三名,怎样在下一次评比中争得桂冠成了新的烦心事。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决战正是花开时,这群可爱的“山里人”继续用汗水浇灌着山冲箐的感动之花。


友情链接:极速快三平台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秒速快三网站  快乐赛车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历史  秒速快三网站  秒速pk赛车稳赚技巧  秒速飞艇全天走势  秒速赛车官网